九龙论坛

小特朗普公开了相关邮件“律师门”这事到底有多大?

发布日期:2019-08-11 14:44   来源:未知   阅读:

  “叶明(阿加拉罗夫)刚打电话过来,说有很有意思的东西,让我和你联系……俄罗斯检察官今早与他(阿加拉罗夫)父亲会面,他们想为特朗普参选提供一些官方文件和信息,可以证明希拉里有罪,证明她和俄罗斯有交易,www.631234.com,对你父亲会非常有用……这显然是规格很高且敏感的信息,但不过是俄罗斯及其政府对特朗普先生给予支持的一部分”。

  这是“中间人”罗布·戈德斯通与小唐纳德·特朗普的一段邮件交流,内容来自小特朗普在11日公开的他与戈德斯通的多封邮件通信全文。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日前升级为“通俄门”新主角,去年,正是在戈德斯通的“牵线”下,他与俄罗斯女律师纳塔莉娅·维塞里尼茨卡娅在特朗普大厦进行会面。

  不过,小特朗普对《纽约时报》表示,那次会面很失败。女律师“一开始称她掌握关于俄罗斯一些人士资助和希拉里的信息,但她的说法含糊不清,也没有提供任何细节或支持其说法的资料”。接着,她把话题转向收养政策和美国因人权问题制裁俄高官的《马格尼茨基法案》。所谓的希拉里“黑材料”仅仅是其“要求会面的借口”。

  女律师在11日也撇清此事,称自己只是以私人身份与小特朗普会面,与俄政府没有关系,也没接受什么任务委派。

  虽然小特朗普自称公开电邮意在“让整个事件完全透明”,特朗普也力挺儿子的“正大光明”,赞其是一个“高素质的人”;但一些法律人士却认为,小特朗普公开电邮与其说在自我澄清,还不如说在自证其罪,并使其本人从政治风险的旋涡栽进法律风险的泥淖,给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穆勒送上指控他的“铁证”。

  小特朗普已被扣上“通敌叛国”和违反竞选资金法等罪名。不过,围绕这些罪名也引发了一场司法大讨论,小特朗普究竟有没有犯法?这事到底有多严重?

  《卫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指出,即便小特朗普已卷入司法风险,但是并非如此深不可拔,同时也需要更实质确凿的证据才能坐实其罪名。

  “邮件披露的信息确实有很重的政治分量,但问题在于,法律分量有多大却值得商榷。”北卡罗来纳大学法学院教授赫希克说。

  “叛国罪”源自参议员蒂姆·凯恩的说法。对此,法律专家指出,对于小特朗普,简单指控其“叛国”并不合适。

  加州大学戴维斯法学院教授卡尔顿·拉森说,美国联邦法律规定,叛国罪是指向美国发动战争,或者向美国的敌人提供帮助和慰劳。该罪名成立有一个前提,即美国与对方正处于战争状态或者公开的敌对关系,比如美国与“伊斯兰国”(IS)之间。若要指控小特朗普叛国,就意味着美国与俄罗斯当前处于开战状态或彼此为敌。

  “作为一个法律问题,任何人提到叛国罪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该术语具有特定法律意义,但滥用这一表述也往往是一种高估自身能耐,玩弄法律措辞的表现。”福特汉姆大学法学院教授杰德·舒格曼说。

  如果说叛国罪只是欲加之罪,那么,在一些司法界人士眼中,指控小特朗普违反“选举法”中的竞选资金法(campaign finance law)可能更靠谱些。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关于竞选资金的法律规定,在任何联邦选举中,禁止外国公民捐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包括捐款或其他贡献。同时,任何美国人也不能“故意向外国公民寻求、索取或接受”任何与选举有关的捐赠,否则即违法。

  美国司法部前发言人马修直言,小特朗普的行为就是在竞选期间寻求或接受外国有价值的东西的罪行。以贿赂及勒索的案例而言,当中牵涉的不一定是金钱,可以是资料。

  专门研究选举法的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法学教授里克·哈森认为,小特朗普与戈德斯通的电邮交流“已非常接近人们正在寻找的确凿证据”。“总统的儿子似乎对外国资源有所了解,并要求看到它们……如果从竞选资金法角度,这些信息可以被认为是有价值的东西。”

  舒格曼表示,据其所知,竞选资金法从未适用于任何信息交流,且没有判决先例。尤其考虑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问题,法院在将竞选资金法应用于信息共享案例上会非常谨慎。

  另一个辩论焦点则是俄罗斯所谓提供给小特朗普的资料究竟属于什么性质。小特朗普本人就表示,他从俄方获得信息属于对竞选对手的“研究”。在美国政治活动中,竞选人在选举时对竞争对手发起调查研究司空见惯。

  至于俄方提供的信息是否可被证明有价值也存在争议。一位曾为共和党候选人和竞选团体提供咨询服务的律师称,基于小特朗普公开的信息,必须搞清楚他与俄方人士的谈话内容是否属于竞选资金法所规定的有价值范畴。

  美国前联邦检察官伊莱亚森认为,目前还不足以对小特朗普发起刑事调查,尽管可能是一个开始。“你需要证据证明,在那次会面中,双方是否实际达成过什么协议,或者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是否以某种方式参与俄方的黑客攻击。事实是,小特朗普的电邮并不涉及任何俄罗斯黑客攻击竞选委员会或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主席波德斯塔的电邮的内容。”

  虽然上述罪名或不成立,或尚存疑,但是,美国媒体认为,相比司法部长塞申斯“隐瞒”与俄驻美大使会面,小特朗普出于帮助父亲竞选的考虑,冲着“高规格、敏感的信息”与俄律师会面,恐怕会更进一步加深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的嫌疑。接下来,小特朗普或将前往国会山作证。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他们将会联系小特朗普,希望询问其公布邮件的内容及与俄方律师会面事件。特别检察官穆勒预计也会对小特朗普展开调查。

  不过,在拉森看来,即便出现最极端情况,比如小特朗普真的获罪,他也不会锒铛入狱,因为特朗普可以给儿子下达“赦免令”,这是总统的权力。谁叫他有一位当总统的父亲呢?